荔枝app荷花映日音乐

“娟儿怎么样了?情绪好点没有?”

“昨天你走后,我又劝了几句,她的情绪好多了。”

“那就好,这种时候最怕情绪方面出问题,你们多照顾着她点。”

“放心吧,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们也会注意的。”

“这里是4000块钱,应该够了,手术完了多买点补品,养养气血。我在靠近珠江路的地方买了一栋房子,这是钥匙,你拿去给她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什么时候做人流手术。”

“医生说下周一吧。”

“我去不去?”

“你还是别去了,免得她看到你徒增怨气。”

“唉。”

陈孝正扬起的手缓缓落下去,脸色几经变幻,转身往外面走去,在走廊尽头往外拐时险些跟一名打水回来的学生撞个满怀,连歉也没道就急匆匆跑出了宿舍楼。

姑娘是要铲雪吗?

刚才在车棚前面一番天人交战,为了自己的前途,他决心跟张开服软,请张开过去同曾毓谈谈,让他们一起做毕业实验,毕竟对两个人都有好处。

只要张开说话,曾毓一定会卖这个面子的。

然而没有想到的是,来到门口没等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谈话声,他的脑子嗡的一下,内心深处好不容易弹压下去的愤怒与不甘又一次涌上来。

张开搞大了308宿舍黎维娟的肚子?要阮莞带着去打胎?不然为什么给钱又给房?

他怎么这么无耻?一边吊着郑微,不承认她是他女朋友,一边霸着曾毓,还把黎维娟的肚子给搞大了,据说跟朱小北也有几分暧昧。

像他这种人渣,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?连老师们都对他青眼有加,还有人说曾副院长有意把学校公派留学的名额给他,只不过因为最近受处分的关系八成黄了。

而像自己这么正派,认真的人,反而处处碰壁,总是被当做比较对象,任他骑在屁股下面。

凭什么!

陈孝正双拳紧握,额头的青筋轻轻弹跳,他忍了快三年时间,现在终于忍无可忍。

……

阳历新年的钟声敲响。

时间来到1999年,江湖聊天室已经开放华南、华东、华北、华中、东北五大区块,十三个服务器,现在每日平均在线人数超过4000,按照林跃的计划,寒假里他会再增加一倍服务器,做到以省为基本单位。

当然,这段时间以来钱没少花,单单采购服务器的钱再加托管费,以及支付员工工资,就烧进去十几万。

电脑屋一行带来的新鲜劲儿一过,阿阳又开始埋怨,说这是个赔钱赚吆喝的买卖,眼看着钱像水龙头里的水往外出,心慌的很,关键是他还计划着再追加投资,真真是个坑货。

1999年,再有一年就是互联网泡沫破裂之日。

林跃掰着手指头算了算,那时候自己刚好大四毕业,时间上应该还来得及。

这一天,他从图书馆出来,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珠江路租住的房子看一看黎维娟,想着距离她请假已经过去五六天,年轻人身体好,应该康复得差不多了吧。

便在这时,手机铃声响了,来自一个陌生号码。

他迎着路上学弟诧异的目光,按下接通键,把手机放到耳边。

一分钟后,林跃满脸古怪地挂断电话。

这世道,有些事情就是不经念叨,昨天阿阳才跟他发完牢骚,今天就来钱了。

电话是技嘉科技在华东地区的代理商打来的,想在《江湖》的登陆页面登为期两个月的广告,希望能跟他面谈。

就像《江湖》的口碑一传十十传百,不断地在日益增长的网民群体传播,服务器已经到达承载量的极限,电脑配件商终于看到了这款作品的潜力。

往后的十年,电脑装机会成为一股浪潮席卷国,捧红了希捷、华硕、技嘉、金士顿、英特尔、按摩店、凄惨红、花屏驰……等等散件品牌。技嘉华东大区的代理商眼光不错,知道最早的一批网民会成为第二批网民的领路人,而《江湖》已经培养出了数以千计的第一批网民,只要在第一批网民心目中植入技嘉是主板品牌担当的印象,这个名字以后就会像传销一样扩散到大陆每个角落。

林跃跟打电话过来的人约好时间便挂了电话,准备回宿舍拿东西去校门旁边租了差不多四个月的工作室上网,顺便浏览一下技嘉科技的相关信息,以便在之后的谈判中占据主动,结果走到一半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。

按下接通键,没等把手机放到耳边,里面便传来郑微异常焦躁的声音,要他赶紧到女生宿舍楼来一趟。

他想了想,没有在电话里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挂断电话直接转向,往女生宿舍楼走去。

五分钟后,他推开308室的门。

一走入房间就感觉气氛不对,压抑的很。

黎维娟和朱小北没在,阮莞坐在她的床上,眉头紧锁,面色凝重,郑微在房间里来回走动,眉眼间有化不开的焦虑与茫然。

“张开。”

他的到来对于郑微来讲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,一个箭步冲了上来:“你可算来了。”

林跃心说自己一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赶过来,她倒好,说得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一样。

他看了阮莞一眼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郑微说道:“娟儿前两天不是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吗?”

林跃脸色一变:“怎么?出问题了?”

虽说人流手术不是大手术,一般而言病人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二般呢?三般呢?他很担心黎维娟的情况,万一身体方面出事,那就糟糕了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郑微赶紧做解释:“是学校,教务处的人知道了这件事,今天叫阮莞过去谈话了。”

“找阮莞?他们找阮莞干什么?”

林跃想不通教务处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,因为害怕会对黎维娟的声誉造成影响,阮莞还故意带她去隔壁区的医院做得手术,可是为什么教务处会知道呢?

郑微说道:“因为病历卡上写的是阮莞的名字。”

林跃愕然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:“是因为丢包的事?”

床上坐的布依族姑娘点了点头。

黎维娟开学时包给人偷了,里面有她的身份证、学生证,还有300多块钱生活费,现在身份证还不能异地补办,而且她没迁户口,要补办必须回她的老家,因为日常生活学习有学生证就够了,也就没着急补办,现在忽然发生这种事,医院做手术必须登记身份信息,阮莞只能把自己的身份证借给她用,谁能想到就是这个看起来没多少关系的操作,居然害得她被教务处的人找上。

林跃走到靠窗的书桌前面坐下,望着目光稍显呆滞的阮莞道:“他们怎么说?”

女孩儿的反应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因为阮莞是那种外柔内刚的性格,她现在的表情说明心里很慌,事情比想象的要严峻的多。

“他们问孩子是谁的,我没说话,教务处王主任威胁我如果不老实交代,就按影响学校声誉处理,可能会开除我的学籍。”

开除学籍……

虽然猜到了这个结果,但是听她亲口说出心里还是咯噔一下,现在的大学校园环境比十年前要好很多,尽管教务处也会派人去抓夜晚操场上亲热的情侣,不过惩罚方面以批评教育为主,最多罚点钱了事,但就像很多法律条款所立尺度非常模糊,给执法者以很大的操作空间,教务部门也可以用影响学校声誉这个大棒做出极端处罚。

“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做手术的人不是你?”

阮莞默然不语。

林跃说道:“现在是讲姐妹情谊的时候吗?”

郑微在后面拉了他一把,意思是她已经很难受了,你别再凶她了。

“小北已经去你在珠江路电子市场旁边买的房子,把这件事告诉黎维娟,要她去跟教务处讲明原委。”

林跃说道:“学校处理这种事弹性很大,你们先别急,我去找曾毓探探虚实,她跟教务处的人能说上话。”

虽然不知道教务处是通过什么方法从医院那里知道“阮莞”去做人流手术的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件事可以小题大做,也可以大事化小。

“那你别像上次一样再跟人打起来了。”郑微想起上回他揍沈洪军的事就一阵后怕,得亏曾贤和诸位教授给他求情,不然教务处的人和那位刘校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林跃说完这句话离开女生宿舍楼,往曾毓经常去的图书馆自习室走去。

他敢揍沈洪军那是因为自己真没看重京南理工的文凭,而且笃定曾毓会找她爹帮自己出头,不会坐视他被退学,但是阮莞不一样,真要给学校开出学籍,那她十几年寒窗苦读就白费了。

找到曾毓后,他详细讲述一遍发生在黎维娟和阮莞身上的事,请她帮忙去教务处探探口风。

她当然不会拒绝,十分干脆地答应下来。

当天下午。

曾毓来到男生宿舍,林跃跟她下了楼,找了个清静的地方,她把从教务处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他。

如他所料,整件事源于恶意举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