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怎么扫声鉴卡

我掏出手机,把徐有才的电话存在通讯录里,想着现在才早晨六点多,就没好意思打扰人家。

准备等天亮以后再去联系他。

我看了眼自己房间门,徐子宣此时肯定也已经睡不着了,估摸着坐床上胡思乱想呢。

我没有去惊扰她,而是带了些钱,出了门。

清晨的空气很新鲜,我沿着路边漫步,繁杂的大脑也算是得到了休息。

昨晚发生的事情太多,从学校游戏到夜路阴灵再到家里邪事,让我有些应接不暇。

想着徐有才的话,我立马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,可是,他们的手机依然处于关键状态。

都这么久了,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今天白天虽然有空,但回爷爷家也需要半天的时间,再加上待会儿还要请徐有才来我们家看子宣中邪的事情,所以这个事情只能暂时搁置。

我叹了口气,找了家小早摊儿,买了两个煎饼果子和豆浆,提着满怀心事的往回走。

走到公园附近时,我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我。

我皱眉转过头,放眼望去,公园里是晨练打拳的老人,根本没有什么异样。

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

或许是我因为疲惫想多了吧……

结果我刚准备往前走,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,拦在了我身前。

他面容和善,精神泛发,头发一丝不苟,两眼炯炯有神。

说他是老者,只是因为他眼角处岁月留下的皱纹。

老者微笑着开口说道:

“小朋友,这么早起来练功么?”

我见他没什么恶意,就指了指手里的东西,说道:

“我可不会,就是出来买个早餐。”

说完,我冲老者点点头,准备绕开继续往回走。

老者继续说道:

“你身材匀称修长,精气充足,是个料子,只是长期熬夜劳累,显得疲惫无力。”

“跟我打打拳,肯定会让你舒服很多。”

我打量了老者几眼,看他并不像是骗子,但满口都是传销的口吻,让我怎么也信不了。

我摇头一笑,果断的说道:

“呵,我没空练功啊,老爷子你自己练吧。”

随后我也没停留,快速的从他身边走开。

那老者还不放弃的说道:

“你若是想通了,每天早上六点,可随时来找我。”

我没心思跟这老爷子闲聊,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公园附近。

可是等我走到家门口时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。

刚刚那老爷子,让我想起了门卫室的黑衣老头。

那个指引我去孤儿院,取武器的那个人……

他们虽然面貌不一样,但说话的口吻和气质,却极为类似。

只不过我已经到了家门口,就没有再回头,想着有机会再去看看吧。

掏出钥匙进门后,发现徐子宣还没有从房内出来。

我想了想,轻轻敲了敲门,说道:

“子宣,出来吃点热的吧。”

等了好半天,也没听到动静,我也不愿在招惹她,就自己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。

没吃几口,徐子宣居然自己把门打开了。

她已经穿戴整齐,连头发都扎好,唯有脸颊边还微微泛红。

我尴尬的站起身,举了举手里的煎饼果子,干笑着说道:

“那个,吃早餐。”

徐子宣性格向来好强,调整能力也非同常人。

换做任何一个女生,家里人死干净,昨晚又发生那种怪异事情,肯定早就崩溃了。

她假若无事的坐在我对面,大方的拿起豆浆喝了起来。

我见她没说话,就主动说道:

“其实……昨晚……”

徐子宣直接打断我,冷声说道:

“昨晚我中邪了,那不是我,你别瞎想!”

听她这么说,我瞬间就放心了,我心里也没了芥蒂,直接说道:

“嗯,我也觉得是。”

徐子宣抬头白了我一眼,把手里豆浆往桌上一扔。

我连忙转移话题说道:

“对了,我昨晚回来的时候,认识一个厉害道士,待会儿我打电话给他,让他来看看。”

徐子宣只是冷声说了句:

“随你!”

昨晚的事情毕竟暧昧的难以言表,说不尴尬是假的。

两人坐在屋里吃完东西,又陷入了沉默。

一直等到了八点整,我才拨通了徐有才的电话。

响了没多久,他就接听了电话:

“哪位?”

我直接说道:

“你好,徐道长,我是昨晚上的李晓,你还记得吗?”

徐有才语气严肃的说道:

“嗯,自然记得,怎么?出事了?”

我稍稍整理了下思路,尽量简洁,把暧昧细节去掉,抽出重点,把经过都告知了徐有才。

接着还问道:

“我可不可以用你给的符咒对付那东西?”

他听后沉默了会儿,说道:

“这事情应该和昨晚那小鬼没关系。”

“你的三张符咒,用是能用,就怕没用对地方,反而浪费了。”

徐有才轻轻叹了口气:

“哎,只是我现在有事还走不开,小友若有空,可否到我住处一趟,我亲自教你怎么处理。”

我想也没想,果断的答应说:

“没问题!”

徐有才嗯了一声,随后说道:

“那就定在下午两点,我待会儿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说完,我们便结束了通话。

徐子宣程都在认真听,一挂电话,她便皱眉问道:

“这道士靠谱么?”

这话问的我犹豫了会儿,毕竟我和徐有才也只见过一面。

我掏出符咒说道:

“他不像是坏人,昨晚还救了我一命,这也是他送给我的护身符咒。”

徐子宣见多识广,接过符咒认真看了看后,点头说道:

“符咒是真的。”

这时候,手机里的地址也发了过来。

我把短信递给徐子宣,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随后说道:

“下午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我当然不会拒绝,两个人一起行动,还互相有个照应。

想想还挺开心的。

徐子宣见我弯起嘴角,解释道:

“这道士给的地址,离我家挺近的,我想顺便回家看看。”

说起家,徐子宣又变得黯然神伤起来。

一个人内心在强大,也终有被压垮的时候,我生怕徐子宣有一天会扛不住的倒下去。

我点了点头,只是简单的说了句:

“我陪你去!”

(大家晚安)